大米粒,欢乐饭米粒张瑞雪乳照

  • 时间:
  • 浏览:2317

  走过一程又一程山水,所有都不再是浮光掠影,他们用强有力的磨爪侵占你本就不够强大的内心,越缠越紧,直到侵蚀掉你最后一寸肌肤麻痹最后一根神经。你举止投足间你眉宇里藏着岁月的风霜,再掩盖不了张狂的沧桑了。你还是没心没肺的咧嘴就笑,但就是做不到像什么都发生过那样,每件搅动你心的事或人,你都要过滤了才能让那些无足轻重的都蜂拥去韶光的沙漏里漏下来。再细腻不过的东西都能勾出一段过往,然后晕开一抹情愫,默默丢丢就成了一个故事。
  
  没有你敢拿命去爱的人的时候,阳光沙滩海风都是做也做不完的梦。你不会因为一个人要踱很长的路而觉得疲惫。你可以心血来潮就锅碗瓢盆一顿乒乒乓乓,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做想做的东西。做很多,没有贵宾没有来客,只为自己一个人。你说的会做饭,但其实你只会做你一个人吃的饭。偶尔会臆造一段两个人在空间,不宽绰的厨房里围着灶台转的画面。那是一条温馨的流水线,制造出来的永远是幸福的餐。你从来没为谁做过各色各样的可爱亦或美味的便当,也从来没有嗅着米饭的清香拖腮安静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只负责看鲜艳的食材被改刀成不同形状,然后在油锅里翻炒的模样。从没有过拿着递过来的筷子,还没洗手就第一个品尝掺杂在肉末里那片嫩绿的味道,好吃不好吃都不重要了,因为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定义成了幸福。那是我期望看到的,人生往后的时光里想要的生活。寻寻觅觅,你在等的是那样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惊艳你的岁月。
  
  茶叶蛋是意识里方便快捷的早餐,一个念头的闪现就操刀下厨,照本宣科的煮了一锅一个人吃也吃不完的茶叶蛋。其实,那就是我想要拿来分享的快乐,与那些从前跟我一样,每天不能回家的人儿。短短时间里被抢吃一空的茶叶蛋,不管是不是真的好吃都是让我暖心的事。留一份感动给想要给予的人,不管走到哪都是向日葵的微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很愿意将自己富有的多余的快乐传递给需要的群体。如果有一天,发达到够得着慈善,我会像上了瘾的天使,白鸽…源源不断的衔着橄榄传递温暖。
  
  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每个人都要刻在你心上,都能赚取你无比珍贵的在乎。意味隽永的话是说给懂的人听,迎合着一首高山流水,再怎么形单影只也不觉孤单。
  
  本不是特别开朗的性格却也大大咧咧。总是在别人面前口无遮拦,有时候不分场合。像个小疯子似乎一切在我这什么都那么简单。私下里检醒自己的时候也不是不知道自己那倔脾气那美其名曰的个性。时间让你懂了世故通了人情,你不会在众人面前觉得很拘谨,也不会总是不苟言笑,有时候也完全可以收放自如。这是时间摧残你那珍贵的年轮后留下来的纪念。在哪你都可以张扬自己做你想做的事说你想说的话。高调但不是炫耀,张扬也足够内敛,不卑不亢不讨好,不是骄傲,只是奔奔砍砍这么多年,艰难困苦悲欢离合太多太多,他们让我有权利"大言不惭"的说这些话。那是我赢得的礼物,那是我应得东西。
  
  你把时间放在哪,哪里就有了价值就会闪光。不是守着Office才能办公,出去其实也是一种收获那绝不是浪费。品品国企的四菜一汤,或许不是最美味但至少体验了生活。当回大妈,吃吃香草味道的奥利奥,那就是最好的一天。黄昏后我听见一天的光阴匆匆走掉的声音,摊在床上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我想抢点时间好有空丰富自己。我想清空思想,留一盏灯给要去优秀的自己。我想睡觉我想吃肉肉,我还想做早餐给我想他吃到的人吃……一条条凌乱的思绪蔓延开来……蔓延…蔓延…妮儿又要做梦了